富二代苹果版马甲

♂? ,,富二代苹果版马甲

,最快更新恶魔总裁霸道宠:老婆,太腹黑最新章节!

“嘶……”倒抽冷气的声音。

认真阅览文件的斐漠听到动静,他立刻看向身边云依依。

一眼。

他眼中都是疼惜之意。

他忙推开电脑,伸手捧住云依依的脸颊,忙伸手揉着她的额头。

云依依大半夜给斐漠吃掉后的确精神奕奕,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特别是早上,对于一晚上没睡的她已是困到了极致。

眼皮子千金重,就算卡两根牙签撑着眼皮,她依旧能够睡着,她都困到这个地步了。

所以,一个没注意,脑袋就磕到了桌子上,特别响亮也震得她脑子有点发懵。

“叫医生过来。”斐漠下刻忙对男仆言道。

“不用。”云依依出声阻拦,她自己也伸手揉了揉额头,“没事。”

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

“都磕着脑袋还说没事。”斐漠疼惜的看着云依依。

云依依扁着嘴看着斐漠,语气不悦道:“就是没事。”

斐漠眼眸深深看了一眼云依依,显然,让她抄写了一晚上还不许睡觉,她的耐心无,已经有些生气了。

他余光扫了一眼记事本,没几张就要写完了。

云依依拿开斐漠揉着自己脑袋的大手,额头磕疼的她咧了咧嘴,她伸手翻了翻记事本发现还有十五张才能写完。

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一晚啊!

竟然还有十五张要写。

她不由抬眼看向窗户处,天已大亮。

吐出一口气,她揉了揉眉心,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说:“我去洗个冷水脸再继续。”

说完,她转身就走。

斐漠这一次没有跟在云依依身后,因为他知道她已经下定决心写完这本记事本,这次,就算他让她去睡,她也不会去。

她的性子就是如此,一旦铁了心的事,她一定会做到。

他拿起记事本,翻看云依依写着自己所说的话,娟秀的字迹带着力道,如她人一样外表看起来清秀美丽却骨子里有一股韧劲,百折不挠。

从第一页他开始翻看,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过去,手指抚摸着这些出自云依依亲笔写的字,他的眼间都是温柔和疼惜。

就算是洗冷水脸,云依依走路都是半闭着眼的,实在是太困了。

餐厅内,火锅早在斐漠的吩咐下关火,空气中已没有了麻辣气味,带着属于清晨的清冷。

她走到餐厅内一眼就看到斐漠专注的看着自己写的记事本。

记事本上写的每个字都是他让自己写的。

睡眠不足让她的情绪略微不稳,甚至气恼他怎么能这么硬着心肠惩罚自己。

不过,此刻她看着斐漠虽然困得眯着眼,却心中气愤消失无踪。

走上前,她伸手抱住了斐漠。

斐漠惊愕,只因没有察觉到云依依来到自己身边。

“老公……”云依依将脑袋埋在斐漠脖颈里,带着撒娇道:“我爱。”

虽然她熬夜写记事本。

可她的宝贝老公也在熬夜陪伴在自己身边。

她困。

他肯定也困。

她累。

他也一定很累。

只不过她困和累是表现出来。

而他隐忍的性子向来不会把这些小事情显露出来。

斐漠:“……”

深吸一口气,他努力让自己硬下心,他对云依依说:“撒娇也没用,十五张必须写完。”

云依依紧紧地抱着斐漠不松手,她对他脸颊上亲了亲。

她的宝贝老公还以为自己对他撒娇,还是想让他放过自己。

并不是!

她纯粹想对他撒撒娇。

手中的记事本被斐漠桌上,他抬手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大手中,见她不说话,他心里很是心疼和担心,她更生气了吧。

转头看向近在咫尺的云依依,一眼,他眼中带着惊讶。

因为他并没有看到她生气的模样,反而是目光柔柔看着自己。

云依依在斐漠脸上亲了亲,下刻,她就主动松开了他,从他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对他灿烂一笑。

斐漠:“……”

她……

云依依坐回原位上,她将记事本翻到她写的最后一页,拿起笔继续写。

从今起,我,云依依会安分守己在老公斐漠身边,绝对不会擅自离开老公!以后遇事部以自身利益为主要,不用替老公分担任何事。

她一边写,在心中默念着这句话。

这是老公让她铭记于心的话,却是让她心疼至极的心意,他总是顾自己,她为他做一点事他都不愿意的紧张。

有意的惩罚,是他深沉对自己的爱意。

斐漠很惊愕云依依老老实实坐下来继续写记事本。

不过。

此时他嘴角微微勾起浅浅的笑意。

他的宝贝娇妻永远都是如此善解人意,了解自己的所有用心。

安静。

他和她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温馨。

云依依心中所念,手中所写,可疲倦袭来依旧让她眼皮沉重。

熬夜的感觉很不好受。

犯困却没有办法睡觉时更是难受。

困,就会让办事效率变得很低,低就让她写的很慢。

黎明过后,艳阳高照,万梅山庄美景美轮美奂。

罗婉心清早送走斐雨之后,她便起床去了斐漠和云依依居住的别墅。

但是,别墅内是空无一人,她很是惊讶。

“老赵啊,什么情况?阿漠和依依呢?”她找来管家询问。

赵叔正在忙碌山庄的事情,一看大清早的夫人前来,他恭敬道:“少爷和大少奶奶昨晚就不在别墅内休息。”

罗婉心手里抱着电脑,她眼中带着惊讶问:“他们人呢?”

赵叔似是想起昨天云依依委屈的样子,他一脸同情对罗婉心言道:“昨天好像大少奶奶犯错了……”

罗婉心一怔,眼中带着惊愕看着管家,“犯错?不会吧?她一直都在山庄能犯什么错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赵叔摇了摇头,又说的意味深长道:“最后一次少爷生气还是大少奶奶刚嫁过来那会,我已经很久都没见少爷这么气愤过了。”

“依依很乖巧的人啊怎么会惹阿漠生气呢?”罗婉心眼中带着思绪,顿了一下释怀笑道:“我们不用担心,阿漠不会把依依怎样的。”

“我看着事情好像挺严重的。”赵叔看着罗婉心,“少爷罚大少奶奶写记事本,大少奶奶从昨晚饿着肚子通宵在写,现在还没写完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