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可爱

  小可爱 大越*皇宫

   早朝的时候,朝堂上的臣子,都清楚察觉到那坐在龙椅上的帝王有些心不在焉。

   见过他残暴的样子,见过他漫不经心的样子,也见过他睿智英明的时候。可这一会儿凝眉,一会儿眉目柔和,一副有所思,有所想的模样,却是从未见过。

   而那变化多端的表情,让人不由的想到四个字:春心荡漾!

   这想法出,赵敬廷低头,心里不由暗想:皇上这不会是看中谁了吧?

   四爷的异样,武佑自然也察觉到了,此时下朝,看着坐在书案前,又似在发呆的四爷,关切道,“主子,您可是身体不适吗?”

   四爷听了,静默少时,开口,“我昨夜梦到颜璃了。”

   武佑听言:果然!

   或许也只有皇后,才能让主子露出那样的神色。

   “主子,属下逾越问一句,您,您都梦到皇后什么了?”

   武佑逾越,是因为他知道,自家主子也需要倾诉,倾诉心中的思念。而偶尔和他们说说颜璃,是他宣泄想念的一种方式。

   “梦到她在梦里叉着腰,骂我负心郎,薄情汉。”四爷说着,扯了扯嘴角,幽幽道,那叉着腰的样子,真的就是一泼妇。只是,却那样有活力,那样鲜活。

   16岁的花季少女清纯生活照

   武佑听了,看着四爷,静默少时,开口,“主子,皇后是不是知道你选妃的事了?”

   皇后在天有灵,知晓了主子没好好守孝,在她离世不久,就开始选妃的事了,所以就在梦里大骂主子!

   这种事不无可能呀。

   对于古代人来说,他们还是相当相信人死后还有灵魂一说的。

   四爷听言,看着武佑眸色变幻,少时,缓缓开口,“若是这样,也许朕应该再选妃一次。”

   武佑:……

   他想她,她不知道,不入梦。他选妃,她才会到梦中来,才会不高兴。那么,想见她,或许就不能停止选妃。

   四爷这样想着,眼睛眯了眯,少卿,开口,“上次选秀的那个花名册呢?拿过来!”

   武佑听了,看看四爷,嘴巴动了动,把想说的话咽下,恭敬道,“属下去内务府找找看。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四爷点头,武佑转身往外走去,走出寝殿,轻轻吐出一口气,只要主子高兴就好,折腾就折腾吧。

   只是,皇后都不在了,主子还不让她安生,这样真的好吗?

   武佑轻叹一口气,抬步朝着内务府走去。

   若是再一次选秀,主子还能梦到皇后。那么,搞不好主子会上瘾,每个一段时间就会来一次选秀。若是如此,那……

   武佑第一次感觉,身为大越的贵女也是挺可怜的,日后每个一段时间,就会经历一次选秀,然后经历一次被嫌弃。

   如此反复,她们的日子也不好过。不用多少日子,她们怕是被磨的连一点傲气都没了。

   没了傲气,只剩下怨气了!

   “我到底哪里不如颜璃?到底哪里比不上她?”费尽心机,引得皇上注意,最后结果却是父亲惨遭罢官的沈雅淑,此时坐在那简陋的屋子里,泪水连连,满腹的怨气和不甘,委屈。

   沈夫人听了,忙道,紧声道,“你就别说了,万一被你父亲和大哥听到,又该不高兴了。”

   没指上女儿,反而被女儿连累,沈家父子已是满都的火气。若非沈夫人求情,沈父把沈雅淑赶出家门的心都有了。

   “娘,我不明白,我真不明白!”沈雅淑哽咽,啼哭,心里觉得的冤。

   比样貌,论才学,论秉性,她哪里就比颜璃差了?皇上为什么瞧不上她?

   “男人的心难懂,帝王的心思更加难测,皇上到底在想什么,我们怎么能懂。现在事已至此,你就别再想了,还是想着如何讨得你父亲和你祖父祖母的欢心,然后给你寻一个好人家先将亲事给定了吧!”

   已经无法挽回的事,还想他作甚,关键是以后,人活着就是要往前看。

   只是,沈雅淑没沈夫人的觉悟高,她就是放不下,就是觉得又伤又冤。

   看着呜呜直哭的女儿,沈夫人长叹一口气,颜璃那个短命的,她有什么可嫉妒羡慕的,真是,都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。

   西域

   “殿下,今儿个马厩养马的孙正,让后院的管事婆子,去皇子妃那边求恩典,想寻一个媳妇儿。只是,皇子妃身体不适,婢妾就没让她去打搅。”施氏看着宇文卿,一脸温柔,浅笑盈盈道,“婢妾知道那孙正也是您看重的人。如此,知殿下您繁忙,婢妾还是过来了,我想着跟殿下您说说,代他向您求得一个恩典。”

   广川站在一旁,看施氏一副为皇子妃分担,为下人分忧的模样,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有些瞧不上。

   在这种时候,还拿这种事来烦殿下,她可真是够清闲的。

   宇文卿听了,淡淡道,“不知那孙正瞧上哪个丫头了?”

   施氏看着宇文卿,似有些犹豫和迟疑,“这个嘛……婢妾说出来,殿下您可不能责怪婢妾。”

   “说吧!”

   “是!”施氏应着,开口,“禀殿下,孙正说,他想求的二丫为媳妇儿。”

   广川听言,瞬时抬头,看着施氏眉头不由皱起。

   孙正要讨二丫做媳妇儿?这真是孙正所想,确定不是施氏?

   施氏随着道,“孙正说,二丫做事利落,人也乖巧,又加上她也没什么亲人,两人一起刚好是个伴儿,待老了相互之间也能有个指望有个依靠。只是,二丫是殿下带回来的人,这事自然一定要殿下同意才行。”

   听到这儿,广川就一个感觉:试探,探究!

   施氏现在来这里问三殿下,其用意就是想看看三殿下对二丫有没有别的心思吧!若是有,自然不会同意将二丫许给孙正。若是没有,那……

   施氏这点手段和小心思,广川都看的出来,宇文卿又如何不知。

   看着施氏那张娇媚的脸,宇文卿心里忽然感到分外腻歪。

   腻歪不是因为她拈酸吃醋,还玩儿手段。而是因为,在他面临危机时,她除了添乱,毫无用处。

   看宇文卿不言,施氏心里开始不安,可更多不快。宇文卿这是真的存了收了颜璃的心吗?

   在施氏心里酸气开始往外冒时,已想着如何收拾二丫时,宇文卿开口了,“既然你都开口了,本殿自是不会让你没了面子,那就成全了孙正吧!”

   闻言,广川转眸看向宇文卿,随着垂首,三殿下这态度,他不应该感到意外。于二丫这种已嫁过人,又没什么用途的人,三殿下能救她一命都已是意外,再想殿下一直护着她,不可能。殿下没那么多的闲心,也没那么多的善心。

   听宇文卿应下,施氏心下一喜,眉眼都不同了,那欢喜和愉悦掩都掩不住,“这西域之内,大概没有人比殿下更宽厚的主子了!婢妾在此先代孙正先谢过殿下了。”

   听着施氏的恭维话,宇文卿神色淡淡,“我还有事要忙,你先回去吧!”

   “是,那婢妾就不叨扰殿下了。”施氏朝着宇文卿福了福身,轻步离开。

   看着施氏的背影,待她走远,宇文卿开口,低低缓缓道,“你说,二丫若是不愿意嫁给孙正。那么,她会如何呢?”

   广川听言,随即抬头看向宇文卿,“殿下……”

   “看着二丫逆来顺受的样子。我时常怀疑,我初见她时的那股气势,是不是我的错觉!”

   广川听了,神色不定。所以,三殿下答应将二丫许给孙正,其实是在对二丫的一次考验吗?是想看看她的表现,看看她到底是老鼠还是老虎吗?

   宇文卿说完,扯了扯嘴角,带着一丝自嘲,其实这个时候探究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?

   不管二丫是老鼠还是老虎,对他来说都没多大用处。

   现在宇文明气势越发张狂,而他,难道真的只能这么坐以待毙吗?

   三皇子府的形势,不止是宇文明心情凝重,三皇子妃更是忧心忡忡,她不适不是装的,而是真的感觉很不舒服。

   “小姐!”

   靠在软塌上,心情沉郁的三皇子妃吕氏,看自己的贴身丫头寒梅手里端着汤药走进来。

   闻到那股药味儿,吕氏的眉头瞬时皱了起来,只是闻着都感觉苦。

   寒梅还未走进,吕氏直接抬手,“先拿一边吧!我等下再喝。”

   寒梅看吕氏一脸难受的样子,也没多劝解什么,将药远远的放下,走到吕氏跟前,对着她道,“小姐,刚刚施姨娘去了殿下那边。然后,不知怎么说的让殿下将二丫许给孙正了!”

   闻言,吕氏抬了抬眼帘。

   寒梅对着吕氏将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,吕氏听完,轻哼一声,凉笑,“她倒是够清闲,够有心的。”

   寒梅听了,暗腹:确实有心,不过是不安好心。

   那孙正,今年可都已四十有余了,虽在养马和驯马上确实有几分本事,也曾颇得三殿下赏识和看重。若只是这样,那二丫嫁给他,虽在年龄在委屈了些,可至少也算有个依靠了,毕竟顺孙正还有几分本事,不是吗?

   只是可惜,那孙正本事只有几分,可脾气却有十分。或许是常年驯马的缘故,让孙正的脾气透着一股子本能的凶狠。

   听说他之前的媳妇儿就是被他一怒之下用鞭子抽死的,像是抽马那样。这样的男人,谁敢嫁。

   可现在,施氏竟然将二丫许给孙正,这明白着就是送往火坑里跳呀。就二丫那身板落到孙正的手里,用不了多久可能就得去见阎王。

   所以,说施氏送二丫去死都不为过。而施氏为什么这么做,但凡有脑子的人也都能想得到。

   “小姐,这施姨娘仗着三殿下的宠爱,可是越发的不成样子了。”

   吕氏听了,神色淡淡,“让她折腾去吧!我现在也没心思管这些。”她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,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别人的死活。而且,左右不过一个丫头而已,也不值得吕氏费神。

   看吕氏无心管,好似也没什么心思听。寒梅垂首,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   “二丫,这个是孙叔送给你的吗?哎呀,还真是好看。”

   厨房内,几个婆子,三四个丫头,围着二丫,看着她手里的发簪,叽叽喳喳的说着。

   “这发簪一看就知道废了不少银子。看来,孙叔是真的很中意你,以后也定然很疼你。”

   “二丫以后有福咯!”

   “你们说,二丫跟了孙叔,那我们以后见到二丫,是不是该叫她婶子了?”

   “二丫婶婶……”

   这一声,瞬时招来一片笑声。

   听着那笑声,看着手里的发簪,颜璃眸色幽幽,墨昶在那边选妃,她在这边毫无防备的就改嫁了。嗯,真想把和喜讯,写信告诉他一下。

   之前,听闻墨昶选妃的喜讯,她当夜就梦到了墨昶左拥右抱人,尽享齐人之福的美好画面,早上醒来那感觉相当酸爽。而现在,她也要改嫁了,不知道墨昶会不会梦到她再披嫁衣,令嫁他人的模样。若是能梦到,她日后看到佛主一定多烧香。

   “二丫,赶紧将发簪带上给我们瞧瞧吧。”一个丫头说着,伸手拿过颜璃手里的发簪,直接给她戴在了头上。

   “哎呀呀,可真是好看,真是漂亮。”

   这话倒不是假话,因为颜璃颜值一直没得说。

   看着戴上发簪,似平白添了几分贵气的二丫,有人撇了撇嘴,心里不屑,颜色再好有什么用,还不是哑巴,还不是要嫁个莽汉。等着吧,以后有她受的。

   就这样,在一帮人幸灾乐祸的祝福中,颜璃和孙正的亲事就这么定下了。颜璃头上的发簪就是定亲信物,至于成亲事宜,作为奴婢下人,自然是不用想。特别是三皇子府当下这种情况,更是什么都不会有了。

   也就是选个好日子,颜璃从丫头房,直接搬到孙正的住处就算是成事了。

   “既然亲事都定下了,那也就别拖着了,让二丫搬过去吧!府里多添点喜气儿,冲冲晦气,让主子们高兴高兴,也算是你们做下人的尽了孝心了。”

   施氏一句话,颜璃的铺盖当日就被那‘好心’的婆子给送到刘正的住处了。

   颜璃望望天。所以,今天她要再入一次洞房吗?

 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 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!..